产品详情
新金宝官网

  小时候,家里穷,最好的食物大概就是母亲做的糯米烙饼吧。这时候我们姊妹(我,哥哥,姐姐)三人都围坐在灶台前,眼神紧盯着铁锅里的烙饼,看着雪白的烙饼“嗤”的一声,冒着白气,贴在油乎乎地锅底。这样的日子里,满屋子充满了节日的气氛,烙饼的香气弥漫了整间土砖屋,诱得我们垂涎三尺,喉咙“咕咕”作响。

善虽小,也可点亮一盏灯  那天傍晚,天边的最后一道晚霞淹没在山尖,天色暗淡了下来。母亲刚刚做好几个烙饼,准备好晚餐。这时候,一个走东家,串西家的货郎敲响了我家的木门:“大姐,我在这借宿一晚好吗?”货郎冲着我母亲说。

  顺着声音看去,货郎大概四五十岁的样子,黝黑,高瘦,微微有点罗锅背,肩膀上担着木制货箱。“诶,你进来吧,挨到明日天亮再走吧。”母亲毫不犹豫的让货郎进屋来。

  我家住的地方,每隔好几里地才有一个小村庄,而且山高路远,小路鸡场般蜿蜒,黑夜赶路是很危险的,更何况货郎走到下一个村庄可能家家户户都安歇了吧。再说,来这里的货郎极少,山里人家,穷且节俭惯了,不轻易买洋货,很多货郎觉得无利可图。这样一想,我倒觉得母亲做得对,应该留宿人家一晚。继父知道山路危险,也没有反对。

  “饿了吧,这有热烙饼,香着呢。”母亲把烙饼端过来,招呼着货郎坐在餐桌前。

  “啊!”我差点喊出声来。烙饼大概就是一人一个,如果被货郎吃完了,那剩下的分给谁呢?

  还没有等我回过神,货郎已经陆续吃下了两个烙饼,而且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看来,跑了一天的山路,他真的很饿了。

  待到货郎止住了饥饿,母亲才把剩下的两个烙饼切开来,分给我们姊妹三人。母亲看我嘟哝着小嘴,轻轻拍了拍我的头:“远来是客啊,出门在外,都是苦命人,都有难言的苦。等你来日长大了,就知道人情冷暖了哦。”

  母亲的话,我似懂非懂,但心里还是很不心甘情愿。手里的半张烙饼也吃得无滋无味。货郎也好像发现了什么秘密一样,脸上露出责怪自己的表情来:“真的是打搅了,大姐,来这的外乡人很少吧……”

  母亲一边收拾晚餐后的残羹一边回着话:“是啊,穷山僻壤的,谁来串门啊,好些家里都揭不开锅,哪有心思和外界交往……以后你到这边来,尽管来我家歇脚就是,好吃好喝不说,粗粮泉水还是有的。挨一挨这夜晚也就过去了。”

  那一晚,在昏黄的煤油灯下,母亲和货郎唠叨到很晚,全然没有把他当外人看。

  第二天,母亲还塞给货郎好些红薯皮,饭团,让他路上充饥。货郎也拿了一打火柴作为回报,然后担起木箱朝下一个村庄去。

  打那以后,货郎一年到头也有那么几次到我家来歇脚。每次,母亲都像招呼自己的亲人一样。我很不解,不过摄于母亲的威严,也不敢多问,只有祈求货郎不要赶在我们做烙饼的日子来。

  时光匆匆,一晃我就读小学二年级了,那时候因为地方贫穷,每学期才六、七元钱的学费也好多同学交不起,陆续都有同伴辍学。我们家也不例外,母亲整日劳作在田间地头,但我们姊妹读书的学费依旧一拖再拖。

  那年冬天,在交够大哥大姐的学费后,我的学费没有了着落。眼看就要期末考试了,学校发出最后通牒,考试前不交钱就退学处理。我急哭了,母亲也很无奈,想要对我说什么却始终没有说出口来。

  恰巧,货郎在期末考试前夕来我家歇脚。母亲这次态度来了个大转弯,虽然没有拒绝,但也没有了往日的笑语,两眼通红,像刚刚哭泣过。

  晚饭后,货郎好像有很多话要对母亲说:“大姐,一定有什么难处吧。这些天,我也听到附近有孩子交不起学费辍学了,你不会是……”

  “诶!”母亲的泪水再也止不住,“哗哗”地落了下来。“眼看,东儿这学期的学费还没有着落,家里男人不管,毕竟不是亲生的啊!”母亲说得断断续续,泪如雨下:“都怪我命苦啊,上辈子投胎错了地,最终落了个悲苦一生。不说也罢,你早些歇息吧,明日还要赶路。”

  第二天,货郎睡到日上三竿才起。他突然递过好些钱给母亲,都是一角,几分的小钞:“我昨夜数了数,有一十多元,大概够了吧,我也是个残疾人,身体每况愈下,可能串门的日子不多了,体力吃不消啊。”

  “不,不,你也难,回家对媳妇交不了差啊。再说,啥时候我才还得起呢?”母亲推辞着。

  “拿着吧,大姐,我故意等到你家男人出门了才起来,怕他误会啊。我从未娶到一房媳妇,在村里早就是'五保户’了,谁还能说我呢?钱还不了,就算了,也当成是谢谢你对一个外乡人的善良吧。”

  母亲在推辞不下时接下了钱。后来,货郎也来过我们家几次,只是母亲都无力还钱。再后来,货郎再也没有来过,据说是死了,在老家病死的。

  我是在初中时代,母亲才告诉我这些的。从此,我就相信了“善有善报”,懂得了“勿以善小而不为”的道理。

  母亲和货郎之间来来回回的善心,小之又小,却让我心里亮堂堂。是啊,多少怀着真诚而来的心被我们拒之门外,被我们的目光灼伤,被麻木不仁。有多少人会为一个卑微的善举而心存感激呢?

  是啊,善良就是人心中的打火石,即使善良很小,也可以点亮一盏灯。这盏灯会温暖你整个人生,会让你看到别人的伤口,然后懂得抚慰,而不是落井下石;这盏灯会让你看到举手之劳的力量。小小的一盏灯,即使是微弱的光芒,最终也会燃成一团烈焰,可以游走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去。  中国著名国画家俞仲林擅长画牡丹。在一次个人画展中,某人慕名买了一幅俞仲林亲手所绘的《牡丹图》,回去以后,很高兴地挂在客厅里。此人的一位朋友看到了,大呼不吉利,因为这丛牡丹中,有一朵牡丹花正好被画在边缘上,只有半朵。而牡丹代表富贵,缺了半朵,岂不是“富贵不全”吗?

  听了朋友的解释,此人大为吃惊,也认为牡丹缺了半朵总是不妥,于是拿回去请俞仲林重画一幅。俞仲林听了那人的理由,灵机一动,提笔在画幅左上的空白处写了“富贵无边”四字,然后告诉买主:“先生,这是我的创意,牡丹代表富贵,缺了一边,不就是‘富贵无边’吗?”

  那人听了俞仲林的解释,看了题写的画名,高高兴兴地捧着画回去了。

  作者感言:俞仲林真够聪明,题个画名并稍加解释,便把买主高兴地打发了。其实,画家在作画时,其构图总是从艺术审美着眼,根本没有考虑那么多。画树,不画全树而只画一部分树干或一两个树枝;画荷塘,不表现整个荷塘而只画出一角;画人物,不画全身而只画上半身,甚至只画头部,等等,是常有的现象,俞仲林根本没有失误。可艺术品是供人观赏的,其目的是给人带来心灵愉悦,当观赏者从省略部分做出坏的联想而产生不快的时候,画家及时做出修改也是正当的,即使给买者重画一幅,也在情理之中。俞仲林的睿智就在于,他巧借买者的思维进路,做逆向思维,只在画的左上角题写了画名,便峰回路转,使买者理解的“缺陷”化为创意,不仅消除了歧义,反而提升了这幅画的意境。俞仲林算得上画界高手。

  这个小故事给我们如下启示:

  启示一:同样一种事物、现象,观察和思考的思维走向不同,就会产生不同的认知结果,获得不同的感受和体验。都从这幅牡丹的省略部分出发,买者的朋友及买者本人向坏的方面思考,顺理成章得出“富贵不全”的认知,这一认知的确不吉利,让人闹心;而画家反其意而用之,向好的方面思考,则得出“富贵无边”的认知,这一认知则是大吉大利,让人欣喜。因此,凡事,我们要学会采取积极思维取向,多看事物、现象好的方面,多往好处想,这样就会少生烦恼、苦恼,而多有喜乐、安详。两人同时向窗外看,一人仰望头上的浩瀚星空,情怀畅达;一人俯视窗前的污泥,心头犯堵。此观察取向异也。两人同遭遇艰难困苦,一人视为“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的磨砺机会,微笑应对;一人看作“时运不济,怨天尤人”的命运定数,痛苦不堪。此思路异也。

脚注信息
新金宝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