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纳国际说说页面
华纳国际寻找富翁安洛的宝藏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9-12-01 07:58:05    文字:【】【】【
  一
  
  这是一片位于非洲撒哈拉沙漠边缘的山区,由于气候炎热干旱,使得当地土著居民饱受水源匮乏之苦。一个叫安洛的外地富翁无意间察看到情况后,出于满心的同情和关爱,经过一番辛苦努力,总算在山间找到了一口泉眼。安洛遂在这里建起了一座小型教堂,并且还特意铸造了一个厚厚的金属水箱,专门截流和汇集泉水,以便源源不断地向土著居民提供甘甜的饮用水。
  
  安洛为了能看管好这个金属水箱,索性处理了家中所有资产,一个人住进了教堂里。但是就在几年后,一场可怕的疫病袭击了山区村镇,许多人染病身亡,年岁已高的安洛也未能幸免。疫情得到控制后,土著居民们出于对这位给他们带来甘霖的好心人感激之情,把安洛的遗骸破例葬到了最好的部族公墓里。
  
  安洛病逝的消息传到其老家后,立即引起了不少人关注。因为这位拥有亿万资产的富翁膝下无儿无女,也没有留下任何关于财产继承的遗嘱。人们纷纷猜测他一定是把财产带走统统藏匿起来,于是一场所谓寻宝之旅的活动便在某些贪财的年轻人身上开始了。
  
  桑比尔是安洛的远房族孙,早就惦念着祖上的遗产。不过他并没有像其他年轻人那样,搜遍安洛生前所居住的教堂后见一无所有,就沮丧地放弃了,而是把眼光瞄向了安洛的墓地。在桑比尔看来,安洛极有可能把宝藏一同带到墓穴里。因此在一个漆黑的深夜里,桑比尔趁看守公墓的土著人疏忽之际,偷偷潜进了墓地里。他吃力地挖开后,谁知除了安洛的遗骸外,并没有见到任何惊喜,倒是意料之外地发现了一张陪葬的字条,上面只简单地写了一句话:替我好好地看管那个水箱并随时接济需要泉水的人们,就一定会使你获得宝藏!
  
  桑比尔重新整理好安洛的墓地后,满心疑窦地溜出了墓区。他对字条上的遗言半信半疑,难道安洛把那笔宝藏仍然藏在水箱附近教堂里某处极为隐蔽的地点吗?可是那样的话,有谁能知晓其中秘密,又怎样如愿以偿地去找到呢?
  
  二
  
  桑比尔一路打听寻找到教堂后,诧异地发现早就有继承者替安洛看管泉眼处的那个水箱。彼此见面后,对方微笑着自我介绍道:“我叫卡迪,是接受安洛的遗愿留守在此处的。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也是来寻找安洛遗留的宝藏吧?”桑比尔见内心想法被对方说穿,忙惊慌地掩饰道:“不,我是安洛的族孙,是出于对先祖这种乐施好助品格的敬重,才特意来到这里替他看管水箱的。”卡迪盯着桑比尔热情地笑道:“那太好了,我是安洛生前最好的朋友,今后就由我们一起去帮助这里的人们喝上泉水吧!”
  
  桑比尔就这样住进教堂里,他见卡迪的身子骨并不算好,遂主动请缨每天到水箱处及时向前来取水的人们提供贮存的泉水。桑比尔联想起安洛坟墓中的那张字条,一边施舍泉水一边仔细察看,但是发现它除了是个又厚又重的铁制水箱外,别的什么异常也没有。望着这个因为有源源不断泉水的供应而永不干涸的水箱,桑比尔甚感失望。眼下唯一能做的便是从卡迪口中探听到有关宝藏下落的信息,可是卡迪这家伙就像个呆头木瓜,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其余时间都是独自在教堂里不厌其烦地一遍遍做着弥撒。
  
  不久,桑比尔不辞而别离开了教堂。卡迪知道了没有介意,只是无奈地叹息几声后,继续拖着虚弱的身体去为需要帮助的人们提供泉水。殊不知就在一个月高风黑的夜里,卡迪正在熟睡之际,忽然房门响动,从外面骤然闯进来一个蒙面人,手持明晃晃的匕首威胁道:“快把安洛藏匿财宝的地点说出来,否则就放干你身上的血!”
  
  卡迪起初惊惶了片刻,但他盯住蒙面人仅仅露出的一双眼睛,竭力使自己镇定下来并认真地答道:“亲爱的年轻人,你不要痴心妄想了,事实上那笔财宝是不存在的。看得出你是一个本质并不想作恶的人,只因为贪图那些子虚乌有的所谓宝藏才做出这种莽撞事情的。不要演戏了,还是留下来同我一起帮助这里吃水困难的居民们吧!”
  
  见把戏被对方看穿,桑比尔只得羞愧地摘下蒙脸布。不过他还是红着脸诧异地问道:“卡迪先生,你怎么会认出是我呢?”卡迪微微一笑:“从你的一双眸子里啊,因为它们透露出的只是一种因为误入歧途而被蒙蔽的贪婪之色,并非是想恶意杀人的目光。其实你只要真心实意继承先人安洛的遗愿看管好这里的水箱,相信上帝迟早会给你带来意外惊喜的!”
  
  三
  
  桑比尔在卡迪的劝说下,终于留了下来。鉴于卡迪的身体每况愈下,桑比尔就独自承担了向人们供水的义务。闲暇之时,两个人在一起促膝谈心,很快成为无话不谈的密友。当桑比尔实在忍耐不住满腹困惑向卡迪打听起关于安洛遗留宝藏的问题时,谁知卡迪不好意思地两手一摊:“年轻人,我其实当初像你一样,也曾因贪欲之念走过一段并不光彩的歧途……”
  
  原来卡迪在10年前是个赌徒,整日泡在赌场里,以至于输了个血本无归。为了能捞取到哪怕是几个小钱充作赌资,卡迪便四处游逛偷窃东西。一天,他来到土著部落生活的山区时,看到这里兴建起一座小小的教堂,而教堂里居然住着一位叫安洛的亿万富翁。卡迪于是算好时间段后,铤而走险闯进教堂里企图抢些值钱之物,却不料被安洛发现了。当时安洛手中持着一支顶上子弹的双筒猎枪,只要稍稍扣动扳机,卡迪就会殒命归天。但是安洛并没有那样做,而是在问明来意后语重心长地表示,倘若卡迪能够改邪归正帮他一起看管好那个水箱,等自己临终时一定会把所有宝藏交由卡迪去继承。
  
  卡迪看著安洛诚恳的神色,料定对方不会说谎,为了令其醉心不已的偌大一笔财宝,就留下来同安洛一道向人们提供泉水。不过在两个人朝夕相伴的过程中,卡迪觉得安洛是一个具有悲悯心肠的好人,遂被他的品格深深感染,就戒掉了赌瘾而一心一意帮助安洛看管水箱。
  
  10年后,安洛不幸感染上无法医治的疫病,临终前拉着卡迪的手负疚地问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舍弃万贯家业专程来这里帮助人们吗?”见卡迪一脸的不解,安洛就忏悔般地告诉他,自己年轻时曾经做过下级军官,在围剿那些桀骜不驯的土著叛民战斗中,为向上级邀功请赏伤害了不少无辜平民,其中不乏有孱弱的妇女和儿童。为了赎罪,他这才于晚年时期来这里帮助土著居民们寻找水源,并年复一年地看管那个水箱。
  
  眼中噙满泪水的安洛说到这里,忽然无限祈盼地盯着卡迪气若游丝般说道:“你已经在这里帮助我足足有10个年头了,我现在可以告诉你关于那批宝藏的秘密。”安洛勉强喘出最后一口气,“宝藏其实就在那个水箱上,只要你继续看管好它并向人们献出真挚的爱心之水,上帝迟早会给你带来意外惊喜的……”
  
  安洛的话似乎并没有讲完,但是已经永远闭上了双眼。卡迪同土著居民们一道怀着悲痛之情安葬了安洛后,却对其最后那句遗言百思不得其解。他实在弄不明白,那个水箱除了能使当地居民生生出对他的深深感激之情外,究竟还能带来什么呢?难道赢得土著居民们的感恩,就是安洛所说的宝藏吗?不过已经砥砺了10年心灵的卡迪此时并不想要任何物质上的财宝,他已经乐于去为人们无私地提供泉水。看到笑逐颜开的居民们喝上大自然赐予的甘露,卡迪的心里便感到有一种莫大的欣慰和满足。因此在安洛离开后,卡迪心甘情愿成为了第二任水箱看管人。但是卡迪在此期间患上了严重的风湿病症,以至于身体健康状况越来越糟,他正愁于找不到接替自己的帮手时,恰巧遇上了前来此处寻找宝藏的桑比尔。
  
  四
  
  桑比尔听了卡迪的讲述,这才知晓安洛遗留的物质宝藏极有可能不存在,但他并不感到太多的遗憾。毕竟自己是在人世间做着一桩令无数人感恩戴德的善举,也许在故去的安洛心中认为,这就是一笔远远超过物质财富而无法用金钱衡量的精神宝藏。
  
  在桑比尔的全身心照管下,水箱继续源源不断地为土著居民们提供渴求的甘霖,但是卡迪却由于病情恶化一日不如一日,最终被病魔无情地夺去了生命。供水的重任從此落到桑比尔一个人身上,他任劳任怨地守在这里,默默地用泉水滋润人们饱受干渴之苦的身体和心田。
  
  几年后的一天,桑比尔正守在水箱旁向里面贮存泉水时,冷不防发现箱壁上的铁皮被长年累月的水锈腐蚀得掉落了一小块,露出一丁点很耀眼的金色光芒。桑比尔颇感诧异,就贴到近处仔细检查起来。等他辨认清楚时,惊喜得险些叫出声来。天哪,这个水箱别看外表包裹着一层铁皮,里面竟然完全是用纯黄金铸造而成的!
  
  桑比尔终于恍然大悟,闹了半天,安洛生前并没有说谎,他确实给卡迪留下了一笔丰厚的宝藏,那就是这个用大量黄金铸造的水箱。因为安洛心里清楚,纵使铁皮包裹得再厚,也迟早有被水锈腐蚀掉的一天。如果守护水箱的人能够长久坚持,也就早晚有一天会发现这些黄金。但是卡迪过早地离世了,所以并没有得到这个宝藏,这才使得继承宝藏的机会竟然鬼使神差般落到了桑比尔身上。
  
  那一刻,桑比尔的心里在做着剧烈的斗争。是悄悄地取走这批黄金,还是接着留下来向土著居民们提供泉水呢?桑比尔最终选择了后者,他重新把水箱缺口处焊死,使得其从外表看起来仍然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铁制水箱。
  
  若干年后,桑比尔已经成为两鬓斑白的孱弱老人时,终于迎来了第4任水箱看管者——一个叫拉索的小伙子。而当拉索询问起安洛当年遗留的宝藏问题时,桑比尔则神秘兮兮地笑道:“年轻人,只要你长久坚持向这里的人们提供爱心之水,那么上帝一定会给你带来意外惊喜的!”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9-2010 杭州市某某葡萄酒贸易公司 智能建站